基本没啥CP洁癖

如果有雷点
我会篇首提醒。

大家喜欢看的话,
我会比较有动力。

[bleach][海浮]Wake me up when Autumn ends

“我说这秋天真讨厌哪~”京乐趴在教室窗口,一脸睡不醒的样子,望着窗外的细雨。

“这是叫我带大闸蟹来的人说的话么?”浮竹一手拿着毛巾擦干粘上白发的雨水,一手拎着大闸蟹走进教室。

“不是顺便么?”京乐扭转身。

绵绵细雨打在浮竹苍白的脸上,白发都粘在了脸颊上。

京乐朝着浮竹招招手,浮竹疑惑地走上前。京乐用手指按在浮竹冰冷的嘴唇上,白发少年一愣。

京乐轻轻地抚摸着嘴唇,将一根白发移去。

“头发粘在嘴唇上了……”

“……这种事情,我自己可以弄。”浮竹翻了下白眼,左右环视想着在哪里吃这些大闸蟹。

“自己弄不是太乏味了么?”

“嗯,嗯,你弄就不乏味么?”

“唉~~不知道该说你是脱线好,还是乏味~~我好伤心呀,十四郎。”

“你伤心什么呀,莫名其妙。”

冷不防京乐从身后扑过来,浮竹一把抓住大闸蟹跑开,边跑边喊:“说好和蓝染一起吃的,被你一个人吃了还得了。”

“……睡美人什么时候能醒过来呀?我好寂寞哟,十四郎。”


“秋天,不是看书的日子么?”蓝染笑笑,脸颊上是书籍压过的痕迹。

浮竹从一边的书架上取下书籍,笑着说:“这不是在图书馆偷着睡午觉的人说的话哟,管理员。”

“因为有浮竹前辈在,所以偷懒了。”眼镜下安静的眼睛发出温柔的笑意,浮竹回应着他的笑容。“别太辛苦了,蓝染。”

“我有想要的东西,不努力不行呀。”

“蓝染想要的东西?”

蓝染伸出手,朝着浮竹摊开手掌。

浮竹一愣。

“想要却不能要的东西。”

“呵,有这种东西么?”浮竹低下头,翻书。

“有呀。”蓝染望着窗外,细雨依旧没有停。

“上次的大闸蟹都被京乐抢光了,别再生气了,蓝染。”

“……前辈以为我想要的只是大闸蟹么?”

“京乐说公的比较好吃,全被他吃光了。”

“……果然是睡美人么~”蓝染无奈地蹙着眉头。


“如果真央也有类似话剧社这种东西就好了。”

“你想干吗?”

“和喜欢人演戏,顺便告白。多好呀。”

“喜欢的人被迫和别人演戏,然后假戏真做么?”

“你还真是悲观主义呀。”

听着后辈们的一席话,京乐笑着对一边的浮竹说,“说真的,我们演话剧吧。莴苣姑娘什么的。十四郎就演莴苣姑娘,我来演那个爬墙的……”

“不要,你那么重,肯定会把我的辫子扯断的。我倒觉得如果卯之花来演莴苣姑娘一定很好看。”

“你什么时候认识卯之花的?”京乐大吃一惊。

“上次她帮我梳头发来着。”

“看来要警惕的不仅仅是眼镜男。”

“嗯?”

真央第一部学生话剧《莴苣姑娘》上演。

主演:

莴苣姑娘:卯之花 烈

爬墙王子:蓝染惣右介

女巫:浮竹十四郎


“为什么十四郎要去演女巫?”京乐问。

“因为白头发吧。”浮竹笑笑说。

“剧情发展到最后,不会是王子抢走巫婆吧。”

“哈哈,怎么可能……”浮竹的脸色一白,“不会真是这样吧?!”

“我先去打晕蓝染好了。”

“京乐……”


“莴苣姑娘和女巫日久生情,百合之花绽放在高塔之中……这个剧本是谁写的?”

卯之花眨眨眼,笑着没有回答。


最后浮竹十四郎因为前一天晚上吃坏了肚子,当天女巫不得不由市丸银同学代替(因为头发颜色么?),据说当时女巫和王子对决,两个超级强大的灵压出现在会场,以至于高塔坍塌,成为真央华丽的回忆。

“从那天起,我就决定让市丸同学作为的副队。”


“恭喜蓝染!”浮竹笑着说。

京乐一把抱住浮竹,说:“很好很好,下次别来了。”

“京乐……”


之后蓝染就不太出现在图书馆,好像要做很多事情。老师们都很看重他。

浮竹一个人坐在图书馆的时候,有时候会想到蓝染的表情。

“蓝染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了么?”偶尔他也会这么想。

自己想要的东西又是什么呢?

他朝着书架尽头走去。咦?谁把书弄下来了。浮竹低头去看落在地板上的书籍。一本又一本,沿着书架周围,像条小溪。走到书溪的尽头,他居然发现有人躲在书堆里睡觉。

难道说因为怕冷,用书把自己围起来么?

不,好像不仅仅是这样。书架四周的地上出现了书房,卧室和浴室,他分明看到了地基……记得真央没有建筑科呀。

“喂,不管怎么说,随便乱丢书本都是不对的。同学~同学~你醒醒……”

浮竹突然被人一把拉住,抱进怀里。

“岩鹫,不要告诉空鹤我在这里……”

当事人说着梦话,继续把浮竹抱得紧紧的。

“……我说……不要在这里偷懒!”

浮竹打开了那人的手,一把抓住他的衣领。

被灵压惊醒了,那人睁开眼睛。

“不是岩鹫啊……”

“我问你,这是你干的么?”浮竹指着地上的书籍建筑工地。

“啊~不好意思,刚才好像在教岩鹫搭积木……”

“梦游的时候搭的么……”浮竹无力地松手。

“不过好久没睡得这么舒服了。小岩鹫抱起来也好像比以前舒服多了……”

浮竹的脸部抽搐着。“这位同学,你的名字是?”

“啊?志波海燕。”

“志波海燕。作为图书管理员,对于你在这里睡午觉,外加把书籍乱扔的事情,请你负责到底。”

“嗯?”

“请在五分钟内打扫干净。”

浮竹的灵压升起来。

“啊……难道你就是那个……”

“别管我是谁,快点去打扫!”

连忙用还不成熟的瞬步打扫干净,海燕发现浮竹已经像躲避怪物一样,躲得老远去了。

“那个白头发,果然是真央的睡美人呀……我居然被睡美人叫醒了么?该说是幸运还是……”

“志波同学,你做完了?”

“做完了,做完了。”

看到志波笑嘻嘻的脸,浮竹叹了一口气,无奈地说:“如果辛苦,就去宿舍睡觉,那里不是更舒服吗?”

这个人,知道自己会无意识地发出这样的笑容吗?

“好了,早点回去吧。”

“浮竹,你不回去吗?”

“我还有事情要做。还有,记得叫我前辈。”

“浮竹……前辈…………”

“嗯?你怎么还不走?”

“反正没事情,我就留在这里吧。”

“……随便你吧,只要别再把书丢得乱七八糟就好。”

“我帮浮竹……前辈整理书籍吧!”

“你……行么?”

“绝对没问题!”

“那么,这样好了……”

什么时候,睡美人才会醒过来呢?什么时候他才知道自己有多漂亮呢?

什么时候,我才能叫这个人的名字呢?


十四郎。

也许是这个秋天结束的时候吧。


他已经唤醒我了,那么我也去唤醒他好了。

秋天就要结束了。

今年冬天会是暖冬吧。




——如果可以摆脱这种痛苦,死也没关系吗?


“痛苦吗?痛苦到想要死吗?十四郎。”

“痛苦?与其说痛苦,不如说是厌烦……无论是自己的身体,还是依旧活着的自己。”


呐,京乐,你觉得为什么我还没有死呢?

“也许因为,死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吧。”


浮竹十四郎,护廷十三番队入队。


冬天很冷,十四郎几乎以一种冬眠的状态活着。

那么春天呢?

春天就麻烦了。

嗯?

春天,他的咳嗽可要发作了哦。


一句话三声咳,谁听了都会心疼的吧。


“队长,您想喝茶吗?”小椿赶紧端上茶水。

“队长,是不是外面有花粉吹进来,我关上窗。”清音跳上跳下,把所有的窗子都关了。

“队长,您又把药留下了……”刺猬头不满地挠了下自己的头发。

“我说……春天又到了吗?”

出现在门外的花样男子,一手提着酒壶,一边歪歪扭扭地进来。

“京乐队长,这里禁酒!”海燕副队说。

“没关系,反正十四郎又不喝酒。呐,对不对,十四郎……”

“京乐……咳咳……你……咳咳……”

“我知道啦,我一个人喝好了。你看着我喝哦。”

海燕叹了口气,把小椿和清音叫走了。临了,京乐打招呼说:“如果看到小七绪,麻烦她再带点酒来。”

“京乐队长,我可不想把你扛回去啊。”

“我没说要回去啊。”

“请您早点喝完,早点离开吧!”

海燕他们走了。


“你的副队好凶哦,和我家的小七绪有的一拼。”

“咳咳……咳咳……”

“啊~春天又到了么?”京乐摸了摸浮竹的后背。

“是呀,咳咳咳咳,春天呢……”

“有人说,太在意的话,反而咳得厉害,不如我们来喝酒吧?”

想要接过酒杯的苍白的手被推开了。

“我开玩笑呢。”

“咳咳……”

“春天真是麻烦的季节呢。”


如果只是咳嗽还好。

哪怕没有一分钟的停歇。

麻烦的是,大家会操心的。


“有没有办法,让我不咳嗽呢。卯之花队长?”白发青年靠在墙上,说。

“暂时只能靠吃药了。”温柔的女子摸了摸白发青年的额头。

“还没发烧吧?”浮竹问。

“发烧了一定要告诉我。”

“就算我不想告诉你,海燕也会把我扛过来的。”

“乘机锻炼一下他的体力也好呀。”

白发青年摇摇头。


生病真是麻烦呢。

自己没办法控制自己的身体真是麻烦呢。

连自己的心都慢慢变得疲惫和怨恨,真是麻烦呢。


“但是你不讨厌春天,不是吗,十四郎?”

嗯。

“因为大家都看起来很高兴的样子。”

“当然高兴了。因为十四郎你从冬眠里醒过来了啊。”京乐摇晃了一下酒杯。


是呀。


“十四郎,你不舒服吗?好像开始发烧了……”

“看来又要麻烦海燕了。”

“要不要我抱你去卯之花那里呀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十四郎,你说什么?抱歉,我不会让你死的……只是生病而已嘛。只是病得快要死掉了而已嘛。毕竟你还没死对吗?”


只要你一天还活着,我就不会松开你的手。


“所以我说,真是麻烦啊。”

“十四郎,你说什么?”

“卯之花队长那里,就拜托了。”

“明白了,十四郎。”


 


评论(1)
热度(4)

© 汽修仓库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