基本没啥CP洁癖

如果有雷点
我会篇首提醒。

大家喜欢看的话,
我会比较有动力。

[bleach][白哉+浮竹十四郎]兄样和豆丁浮

“事情就是这样的。”做出行装打扮的海燕,拍拍一边的豆丁浮,嬉皮笑脸地望着眼前连眉毛都不曾扬一下的冷面男子。

小小的,看上去只有5岁的豆丁浮好奇地望着左右,看到朽木白哉的时候,露出花一般可爱的笑脸,可是面对这种连山爷都无法不动容的可爱笑脸,白哉依旧是一张扑克牌脸。当然你可以说从那略微紧锁的眉头,看出一点点端倪。

不过那只是因为他要说话了,面颊肌牵动眉肌罢了。

“原来这就是浦原干得好事么,上次不是恢复了吗?一群队长围着樱花树跳舞的样子可不多见。”

“原来你看到了呀?”

“我恰巧去那里看一个朋友。”

“咦?那里有白哉的朋友??那里的人我几乎都认识,不如告诉……”

“千本樱的朋友。”

“……哦,是以前被千本樱砍死的怨魂……”

感觉四周的风吹樱花飘,海燕立刻大笑着说,“总之,我要去给队长准备生日礼物,队长就拜托你了!!啊,已经这么晚了,我再不去就来不及回来吃晚饭了。就这样,拜拜~~~”

海燕从朽木家的后墙跳走之后许久,白哉才挤出一句:“平民是无法找到朽木家的门口的。”


“啦啦啦~~”就在白哉正坐在榻榻米上时,他发现豆丁浮已经开始在屋子里探险,一会翻翻这个,一会翻翻那个。

“浮竹……”

豆丁浮没反应。

“……十四郎。”

“嗯?”豆丁浮扭头跑到白哉腿边,抬头望着白哉,说:“什么事,小哥哥(兄ちゃん)。”

“……”

豆丁浮的脑袋像钟摆一样,打了个弧线后,他背过身,模仿白哉皱紧眉头的样子。很快他放弃了。“好累哦~”

“坐下。”白哉说。

豆丁浮转身,乖乖坐下,继续抬头闪亮着大眼睛望着白哉。

“…………是兄长大人(兄様)。”

“……小哥哥。”

“兄长大人。”

“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”豆丁浮的眉头锁得更深了。

“小哥哥,小哥哥,小哥哥~~~~”他干脆耍起无赖了。

“你真得是浮竹么?”白哉问。

“小哥哥,”豆丁浮突然摸上了白哉的眉尖,笑着说,“老是皱眉会变成老头哦。”

“是兄长大人——爱管闲事这点倒是没变。”

白哉站了起来。豆丁浮望着他,突然伸出双臂,说:“抱抱。”

白哉额前的三绺黑发居然神奇地飘动了一下。

“小哥哥,抱抱。”

白哉转身不理睬他。

“兄长大人,抱抱~~~”豆丁浮的声音从身后传来。


沉默了许久。白哉说:“我终于明白浮竹的性格是从哪里来的了。”

他转身走向豆丁浮,高大的身影将整个小豆丁都遮住了。


“啥?队长以前是兄长大人的家庭教师?”露琪亚脱口而出后,清音大力点头说:“没错没错,据说当时黑白冷暖配的好戏让大家八卦了好久呢。”

“总是笑嘻嘻的队长,和总是冷着一张面孔的朽木队长。”仙太郎接腔说,“即使是队长,也没看过朽木队长的笑脸吧?”

“羞红的脸倒是看到过。”清音得意地抄起双手,“队长总是做让人不好意思的举动呀。”

“队长……吗?”露琪亚吸了一口气。

仙太郎点头说。“没错,之前的家庭教师都被朽木队长气跑了。你想呀,能去朽木家做家庭教师的,也都是尸魂界的名人了,被那时候才一丁点大的朽木队长说无能,的确是让人无法忍受呀。”

“不过,队长没有被说过哦。虽然朽木队长经常说队长不懂礼仪,经常迟到,没事就傻笑……”

“但是,他从来没说过队长无能!”清音和仙太郎异口同声地说。

“只是,说过队长不适合待在净灵廷。”清音皱起眉头说。

“因为队长身体不好吗?”露琪亚问。

“不,是因为脱线。”


 “看上去很弱,其实很强。说是很强,其实不过是个笨蛋。”

白哉拿出女佣切好的水果,一片片的,有着朱红色果皮的水果片。白哉递给豆丁浮一个小叉子。豆丁浮看看小叉子,又看看水果。

突然他用手抓起水果片往嘴巴里塞。

豆丁浮觉得自己头顶的气压霎时低了好多。

“可是,海燕说,如果水果不用手吃,会很难吃的。”如同动物般警觉到危机的豆丁浮,两只眼睛在四周变黑的环境中更加闪亮。

“算了,反正怎么养育弟妹是海燕的事情。”白哉用叉子叉起水果片。豆丁浮把嘴巴张得像个漏斗,白哉皱着眉头,把水果片递入豆丁浮嘴巴里,小嘴巴发出喀嚓咔嚓的清脆声音。

“这个梨好好吃哦。”豆丁浮傻笑说。

“这是莲雾。从现世送来的。”

“莲雾,什么样子的?”

白哉看了豆丁浮一眼,走进屋子,接着他捧出一本植物画册开始翻阅。可是找了半天也没有找到。

“好麻烦哦~”豆丁浮挠着脑袋,说。

“不好好读书的孩子会变成笨蛋。”白哉说。

“什么都要看书才知道不是更笨么?”豆丁浮说。

“浮竹,你果然是脱线到……”


“笨蛋的家伙么?”海燕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外廊前。

“海燕!!!”豆丁浮扑入海燕的怀里,海燕笑着:“乖乖。给个东西给你吃。”

海燕手里变出一朵花一样的东西。

豆丁浮拿起那朵花,嗅了嗅。

“很好吃的哦。”

豆丁浮疑惑地望着海燕。

“真的好吃啦,这么贵的东西如果不好吃,就劈死那个老板。”

“好贵么?”豆丁浮困惑地望着水果。

“没关系,队长喜欢吃就好。恰巧就看到有卖,于是我就像杰克那样把豆梗买回来了。”

“那么,你拿哪头牛换了这三只豆梗?”

“阿勒,恋次怎么不在呀,他应该和我一起回来的。”

“海燕,你——!!”

“队长,抱歉,只有一个哦。”海燕摸了摸豆丁浮的头。豆丁浮看看水果,递给了海燕,小嘴巴咧开笑着:“和海燕一起吃!”

“哦哦,队长太可爱了!!”

白哉望着眼前仿佛贫穷贵父子的场景,心想着怎么把这两只从家里扔出去。

豆丁浮和海燕分吃一个水果,豆丁浮开心地一口咬下去。

“咦??”豆丁浮望着手里的水果,愣住了。

“这个东西很甜吧,一定和榴莲一样甜得发腻……”白哉说。

豆丁浮摇摇头。

海燕突然大叫了一声,“那个奸商,居然把梨冒充莲雾卖给我,500kg要13000日币哪!!!”

白哉的眉毛终于扬起来了。“这原来就是莲雾的真面目么?”

“什么真面目,哦,我明白了,就像所谓的贵族只有面子上好看那样,其实和平民差不多哈~咦,白哉,我可没说你——啊,我知道,你是从里面到外面都是贵族的人……”

“散落吧,千本樱……”


樱花果然好漂亮哦。

在樱花飘落的日子,吃着梨,不,莲雾真的好开心哦。

豆丁浮笑眯眯地望着在院子里追打的两人。

有些东西虽然本质和外表看起不怎么搭调,不过,只要甜甜的就好了。

人心不也是这样么?


评论(1)
热度(12)

© 汽修仓库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