基本没啥CP洁癖

如果有雷点
我会篇首提醒。

大家喜欢看的话,
我会比较有动力。

浙版西游记同人 《​九九归真·唐三藏篇》

 

观音菩萨缴了佛祖金旨,启道:“佛门中‘九九’归真。圣僧受过八十难,还少一难,不得完成此数。”

佛祖启慧眼,手起手合,那师徒四人一马便被风卷起,四散而去。

 

三藏脚踏了凡地,自觉心惊,叫一声“悟空、八戒”,哪里寻得人影。也不见白马经书,更不知所在何处。好圣僧,也不心焦,只定睛四顾。只见烟霞散彩,日月摇光。千株老柏,莲影青台。似有人居住,又不见人影。听不远处有声响,三藏举步前行,找人问路。

“嘿嘿,不觉间这桃儿又熟了,免不得再饱饱吃上它一回。”

熟悉的声音响起,三藏向前多走了几步,不期对方撞了三藏个满怀,摔倒在地。

“哎呀,师父,悟空不曾偷吃!不曾偷吃!”

眼前一小猴,穿着件道童的外衣,也不急着起身,挡住脸,怀里的桃子滚了一地。见三藏没有骂他,他才探出一个金黄色的脑袋,软软的毛发下,一双杏儿般的大眼。看清三藏的模样,他松了口气。

“不是师父,”猛地跳起身,叉着腰,瞪大眼睛,趾高气昂地问,“你是何人,怎么跑到我们这儿来了?”

三藏好奇地打量着眼前的小猴。

“……你叫悟空?”

“既然知了我的名姓,你也该自报家门。”

“哦,贫僧陈玄奘,奉大唐皇帝之命……”

“谁?”

“大唐皇帝……”

“大唐皇帝是谁……是大官吗?”

“是一国之君。”

“不认识。”那猴儿看三藏没啥威胁,两手放松地垂在身前,围着三藏跳了一圈。又问:“不曾见过你这般的装束,你是头上有疾生不得发根?”

“善哉,我是一个出家的和尚。”

“和尚倒是有听师父说过,活的不曾见过。”那小粉脸儿的好奇心来得快,去得也快。大概是腹中饥饿,一屁股坐在石阶上,抓起地上的桃,在衣服上擦了擦,就往嘴里塞。见三藏杵在面前也不说话,他张大的嘴合了起来。

“饿?”嘴里飘出一句。

三藏笑着摇了摇头。

“别客气,反正也不是我的。”猴儿将嘴边的桃子扔给三藏,又捡了一个给自己。“吃!吃!”他指了指三藏手里的桃子,又指了指三藏。

三藏不好推辞,就坐在猴儿边上,也不曾吃,就看着猴儿擦完桃,一口又一口地咬着脆桃,吃得一下巴的碎渣。

“此方是何处?”

“灵台方寸山,斜月三星洞啊。”猴儿的答案引起了三藏的疑惑。“既然是洞府,想来必有祖师在此。”

“我师父可是鼎鼎大名的须菩提祖师。”

三藏点了点头。

“却为何不见踪影?”

“唉~你这和尚,吃桃就吃桃,怎么问题这么多?”猴儿叹了口气,扭头发现三藏手里的桃子一口没吃。

“不喜欢吃桃?和尚这么挑剔?”

“怎么会,出家人有桃儿吃就是莫大的福分了。”

“那你为什么不吃,难道你真的不饿?”猴儿爬到三藏身边,攀着圣僧的肩,眼睛不曾离开三藏手里的桃子。

“正是。”

“你不饿,就给我吃。别浪费了。”猴儿手脚极快,已经从三藏手里抢了桃子,惬意地靠在三藏怀里,一边踢腿嬉闹一边吃桃。

“悟空,须菩提祖师对你可好?”三藏低头看着吃桃的猴儿,语气温柔地问。

“好!可好了!祖师不仅给了我姓,还给了我名字。让师兄教我洒扫应对,进退周旋。平日里,我就和师兄们学言语礼貌,讲经论道,习字焚香。闲时扫地锄园,养花修树,寻柴燃火,挑水运浆。”

“不曾打过你吗?”

“怎么会?须菩提祖师可是一代尊师,从不曾用下作手段欺凌弟子。”

“原来紧箍咒是下作手段么。”三藏苦笑一声。不过看眼前的猴儿乖巧可爱,哪里能想到多年以后,会目中无人张狂霸道,大闹天宫,一棒掀翻凌霄殿,最终被如来佛祖压在五行山下。即便罪愆已满,身得自由,依然野性难驯,杀性难消。

“还不曾教你神通么?”

“……这倒不曾。”

“原来还不曾教你七十二变,筋斗云。”三藏轻声自语。

“七十二变是何物?学了能长生吗?”猴儿闻言来了兴致,坐在三藏的腿上。一双笼在衣袖里的小手,对着三藏连连作揖,发出小动物才有的喘气声,“和尚你会么?教我!教我!”

“我哪里来这般神通。”三藏慌忙摆手。

“不会么?”猴儿失望地摊倒在三藏腿上。“原来和尚你也不会。”

“……悟空。”三藏轻声唤了一声。

“嗯?”

“你想要长生吗?”

“那是自然,我漂洋过海,登界游方,十数个年头。如今访得这仙山学艺,也有七个年头。不为别的,只为长生。”

“你本是不伏麒麟辖,不伏凤凰管,又不伏人间王位所拘束,自由自在的天地灵根,为何想要长生呢?”

“没想到和尚你对我的事倒有些清楚。我虽不归人王法律,不惧禽兽威严,将来年老血衰,暗中有阎王老子管着,一旦身亡,可不枉生世界之中,不得久住天人之内?不成!不成!”

三藏笑了,难怪悟空后来会大闹阎王殿。平素里说起阎王判官,也是一副鄙夷的模样。

“若是有朝一日你得长生不死,偌大神通,你想做什么呢?”

“那自然是回花果山,和我的猴子猴孙千秋万代,天不收地不管,自由自在。”

“悟空你可知道有能者必有大作为,若不能造福于民,必然会惹来天大灾祸。那时不仅是你自身,你的花果山都难逃一劫。”

“你这老和尚,说话神神叨叨,莫非你会算命?”

“命倒是不会算,只是略有点眼力。”

“你既然有眼力,帮我看看,我将来可得长生么?”、

“得。”

“太好了!那,我的猴子猴孙也会和我一般长生么?”

“会。”

“真的?承你贵言!”

“那……”猴儿挠了挠头,一时不知该问什么。

“悟空,你将来得了神通,十万天兵天将都奈何你不得,你会闯上凌霄宝殿,想取而代之吗?”

“我哪来如此本事。”

“若有这般本事,你会这么做么?”

“我为何要这么做,我只要花果山就好了。何况贪多必生祸端,财宝糟人艳羡,本领惹人妒忌。早年我在南赡部洲,见众生忙于争多贪大,困苦不堪,殊不知最终逃不过阎王爷的一道锁。”

“悟空,你既有这样的心,又怎会……”三藏叹了一口气,“到底是你的心变了,还是世界让你变了。”

猴儿蹲在三藏面前,见三藏苦恼,不安地将手搭在三藏的手上。

“和尚,你怎么了,哪里疼?”

三藏将那小手拾在手心里,抵在额头前。

“若是为师能早点遇到你,早点……为师不忍心看你真心蒙蔽,看你惹下滔天大祸,受那五百年之苦。若是为师……”三藏不禁腮边落泪,哭了起来。

“陈师父你莫哭。莫哭啊,一哭就脓包了。”猴儿急得为三藏拍背,最后忍不住抱住三藏的肩。

“悟空,这是为师欠你的,欠你的……”

“我又不曾见过你,你哪里欠我来?”

“悟空……”

“陈师父莫担心,若我将来真得大神通,有降龙伏虎的手段,翻江倒海的神通,我也必定做个好人,不做害人的歹人。莫哭!莫哭!”

三藏抬起头,泪眼婆娑里看悟空急红了脸,又叹了口气。

“为师,又失态了。”

“和尚你我素昧平生,竟然为我如此担心,不枉我做一世猴儿。”

“这是为师欠你的,一路上,都是为师任性,害得你四处奔波,上下求人,为师肉眼凡胎,几次错怪了你。”

猴儿跪在三藏面前,静静聆听他自责。

“陈师父你是个好人,即便冤枉了我,也一定是我不对。”

“都是为师的错。”

“师父你惦记的那位悟空,一定是一位有大本领的豪杰。”猴儿摸了摸师父光秃秃的脑门。“你们之间若有芥蒂,不如当面讲清楚比较好。”

“没有芥蒂,只有……”

“我想那位悟空,早就不记得师父错怪了他,让他吃了无数的苦。

“他陪了师父一路,受过苦,遭过罪,被冤枉过,绝望过,嚎啕大哭过,可是让他坚持下来的,是师父和他的缘分,是你们彼此的情谊。

“和这份比天高比海深的情谊比起来,师父的错,又算得了什么呢。”

“悟空……”

“师父,你也早点回去吧,别让那位悟空等太久。九九八十难已满,恭喜恭喜!”小猴儿对三藏行礼。三藏抬起头,远处一位头戴紫金冠、身穿锦衣身披袈裟的尊者笑着对他行礼。

“那位是……”

“那位便是我的师父。”

“原来如此。灵台方寸山,斜月三星洞,这都是你的真心。”

“师父,将来你成佛得道,也不要忘记自己的本心,普度众生的大慈大悲。”

“我这点狭隘的心思,哪里能普度众生?我连这些都放不下,又怎么驾得起大船。”

“师父,你放不下对悟空的心,正是放不下对众生的悲悯;你对悟空的怜爱,即是对苍生的慈悲;你看穿了悟空的私心,便看清了众生的私心。十万八千里心路,悟空因你成佛,你也因悟空成佛。你不欠悟空,亦不欠众生。”

三藏擦去眼泪,远远望了尊者。

“放不下,即是放下。

“色不异空,空不异色。色即是空,空即是色。

“佛是空,世界是空,万物是空,情劫也是空。

“救众生出轮回苦海,正是从色中见空。地狱不空,人间不空,我们都离不开这有情世间。”

三藏对猴儿及远处的尊者行礼,尊者点了点头,施法力送走三藏。

猴儿跳到尊者身边,抬头问:“师父哭得这么伤心,你倒忍心不出来。”

“这正果,还是得师父自己悟出来才行。你我不过送他一场。”

“没羞,你明明快急死了。若他过不得此难,你定会到佛爷爷那里大闹一场。”

“差矣差矣。吾乃斗战胜佛,不战而胜之佛。我早看出唐三藏有此一劫,才安排你在此处。小石猴,你也该回来了吧。”

猴儿笑吟吟地化作一道金光,闪入斗战胜佛金光之内。

 

斗战伏魔何须胜

精诚所至一场空

万里路遥轻身过

俗世太重心太重

悟空

悟空

 

——结束语改自贰婶《悟空》

 

 

评论
热度(7)

© 汽修仓库 | Powered by LOFTER